News

Guangdong BAIDU Special Cement Building Materials Co.,Ltd
— 新闻中心 —

它更需要别人的悲苦来养活

 
    我为什么不删除愤青们的留言
    今年三月份在国内和讯网站开了第一个博客,九月份又在网易开就了第二个博客。在这两个博客上,我写了一些评论、杂文和日记,我以前只写过
 
小说。在读者和网站管理员的支持下,两个博客都还热闹。 
    青年网友中很多是认同我的观点的,这让我大喜过望,但也有不少网友无法接受我的观点,特别是对我文章中处处批评中国大陆政治腐败和社会丑
 
恶现象表示不理解甚至反感。支持和反对我的网友在我博客留言中也就形成了旗帜鲜明的两极:支持的相见恨晚,赞扬
有加——有些过誉之词让我都不好意思;反对的慷慨激昂,口诛笔伐,有些更是竭尽侮辱之能事。至于我,当然不能免俗,自然也是对赞誉的沾沾自喜
 
,对批评的心有不甘和心有余悸,但我得私下承认,批评的留言往往让我过目难忘。
    不少读者的批评确实值得我揣摩和深思,有些弥补了我经历和认识不足造成的缺陷,我在这里表示衷心感谢。但也有相当一部分批评和攻击完全是
 
无厘头,其中大部分是一些青年网友,一看到我批评中国的文章甚至标题就义愤填膺,激起了平时深藏难露的爱国热情
,对我一通攻击甚至辱骂。看过我博客留言的朋友就知道,2007年就因为我的几篇博客文章,我不止一次两次地被戴上反动势力、反华势力、汉奸、(
 
可能的)台湾特务、美国和西方的走狗等等高帽子。
    显然,我遭遇了传说中横行网络和现实中国经年的“愤青”。我很想写一些回帖与这些愤怒的青年们谈一下心或者讨论一番,可是,再一细看他们
 
的帖子,就发现根本无从回复。例如,你批评了一下社会中某种不好的现象,他们就指责你,为什么看不到我们社会的
光明面?
    你怎么回答呢?除非你把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出现的所有美好的东西数落一遍,或者像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播音员一样把中国的光明面广而告之,
 
否则他们不会满意的。我当然也不会把光明面都写一遍,再在末尾来几句“中肯”的自我批评,如果那样行文,就是政
府工作报告了,体制内的所有宣传和媒体都在干这活,轮不到我。
    再如,很多青年网友质疑我,姓杨的,中国人民把你养大,你到海外住了那么久,怎么只看到你文章中批评中国,不见你批评美国?你不是美国的
 
走狗是什么?
    还有一些留言就更让人哭笑不得,以致在深圳和一位网友聚会时,他愤愤不平地说,看到那些愤青在你博客无理取闹,我恨不得顺着留言者的ID找
 
到那些家伙,把他们一个个痛打一顿,打得他们开窍。
    我哈哈一笑,不过心里就想,我更不能留言回复了,免得争论进一步激化。不过,我不回复,那些愤青的留言也并不见减少,有些越来越激烈,我
 
于是也就从反华势力的代言人一步步变成了“汉奸”和“特务”。好心的网友就来信建议我删除一些过激的留言和评论
,——毕竟我是博主,是有权力删除我博客上的留言和评论的。还有的网友知道我很忙,经常在外面跑,答应要为我管理博客,随时帮我删除愤青的帖
 
子。
    我都婉拒了。迄今为止,我仍然没有删除任何一个批评和攻击我的帖子。我不删除留言和评论的理由很多,最冠冕堂皇的当然是“我不支持你的观
 
点,但坚决捍卫你表达观点的权力”,但最主要的一点就是,我自己曾经和这些给我留言的愤青一样,也是一名愤青,
而且,我知道也理解我们都是怎样成为愤青的 ……
    我曾经是最牛逼的愤青
    我生在新中国,长在红旗下(这句话现在的愤青都不会用了耶),我从小学到大学的费用都是国家和人民支付的(?),一路受到爱国主义教育,
 
大学毕业又直接分配到国务院系统的机关工作,有吃有喝,如果说我不知道感激,听到人家批评自己的祖国不愤怒,那
是很不符合逻辑的。
Tel
Mail
Map
Share
Contact